新聞分享

2018.06.19

港DNA研究先鋒譚榮安:科學家要像「變形蟲」

譚榮安 教授

愛迪生改良電燈,經過千次失敗,他說「我不是失敗,只是找出會失敗的方法」。搞科學,骨子裏是不服失敗、不怕跌倒;香港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系前榮譽副教授譚榮安也不例外,2001年退休時,人人說「high tech揩嘢」,他偏選擇在港創立基因檢測公司,憑研發的「DNA導流雜交技術」讓業務開花。

現年80歲的譚榮安說,科學家要像「變形蟲」,「前面行不到就轉方向,但不要停低,最重要相信自己的信念」。

當年自購機票赴歐交流研究

化學系出身的譚榮安走入DNA領域全因一份論文,「1975年,英國化學家Frederick Sanger發表『雙脫氧鏈終止法』,奠定DNA測序先河,當時我覺得DNA係大勢」。當年譚榮安在港大任教,想將DNA概念引入學界,可是當時研究經費緊絀,赴海外參加學術研討會要自費,「只要有心,就找方法做」,譚榮安說。

於是,在一張機票費等同一個月糧的年代,他自掏腰包與同事到希臘、意大利交流DNA發展。後來結識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員,1983年更獲資助在港大舉行「第一屆國際rDNA技術培訓課程」,訓練首批基因科技專家。

嘆創科停滯 數屆政府沒力谷

認清目標,一往無前,隨後在港大執教的20年,譚榮安專注研究DNA檢測,1990年代研發的「DNA導流雜交法」,10多分鐘檢測多項遺傳病、癌症及心血管病,取得多項美國專利。

直到千禧年代退休,譚榮安不歎世界,選擇做生物科技「開荒牛」,2006年開基因檢測公司。回顧那些年的創科發展,他形容是停滯,「1997年特首董建華說推動創科,便遇上科網股爆破,之後SARS爆發,經濟低迷,其後個個轉攻金融地產,我不反對,但創科就無發展過」,只因「high tech揩嘢」一句深入民心,數屆政府也未敢力谷。

那年頭搞生物科技如闖「死路」,但譚榮安如「變形蟲」,很快讓自己適應:本地無資金便向外求,游說美國友人投資;香港租貴難拓展業務,便在內地擴充,「潮州市政府說,塊地用18萬買,但8萬租畀我哋,因為創科是高增值產業,GDP可『砰』一聲上去」。是否港府無遠見?譚沒正面評論,只問當政府「可以好便宜的租給人做好大的體育場、國際學校,為何科研公司就無?」

直到今年政府撥500億元推動創科,生物科技是「重中之重」,譚榮安說﹕「現在資源、機會比我當時好200倍,年輕人要把握時機。」但生物科技難短期「谷出」,尤其藥研起碼要10年,他呼籲政府要有耐性,勿見失敗「縮沙」就走回頭路,「有獨角獸當然好,但不是個個得,捱到4、5年已算成功,這麼多初創一定有人跑出」。

努力12年,公司站穩陣腳,業界也迎開花期,譚笑言「現在可以退休」,「社會要留給年輕人」,並寄語後輩科學源於想像,要朝自己的想像進發,「Your imagination is your direction」。

 

資料來源: 明報 19/06/2018

 

譚榮安教授是達雅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創辦人及行政總裁。譚教授在生物化學、分子生物學及遺傳學等範疇擁有超過三十年的教學及研究經驗,具有領先地位。譚教授曾任加州大學舊金山醫學院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San Francisco, School of Medicine),貝勒醫學院 (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) 和奧古斯塔大學醫學院(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)客座教授,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科學家,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榮譽副教授。譚教授亦是香港生物化學協會的始創人及會長。

譚教授在七十年未已在本港開展DNA研究工作,並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助下,為中國及東亞地區訓練基因科技人才。譚教授所持的美國專利"基因導流雜交法"是目前世界上最快的DNA雜交法。雜交法在分子分析的領域上用途很廣,特別是在基因低密度芯片的發展應用更為理想。

譚教授於2006年成立了達雅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專心致力於先進的分子醫學檢驗服務,以及診斷設備和耗材的研發和製造,培育本地生物科技人材,是香港分子診斷行業的領導者。